当前位置:>>河南省煤炭系统老艺术工作者协会>>创作表演
买花生
【发布时间:2013-3-29】 【信息来源:河南煤业化工报】 【字体: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崔清礼(中马村矿)
  1976年,我已经历了4年军旅生涯。当时部队远离团部营房,驻在苏北泗洪县西部农村。3月份,连队首长安排我回乡探亲。
  当时市场物资匮乏,生活用品更是奇缺。头年秋冬季探亲的战友们都会到当地社员家里买些花生回家带给亲人。轮到我探家时正值春荒,已经很难再在社员家里买到这些东西了。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请假离开连队,走了十几里路,问了几户人家也没能买到花生。后来,一个生产队的保管员热心地对我说:“队里的花生还没有下种,你去问问队长,看能不能匀一点给你。”
保管员带我来到队长家里。得知我的来意后,队长为难地说:“你要到社员家里悄悄地买点还行,花生种队里谁敢卖啊!”
  队长的妻子看我一脸的疲惫,压低声音说:“这时候谁家还会有啊!他是解放军,队里就是卖给他几斤,谁也不会说啥的。”
  队长略一思索,就郑重地对保管员说:“好吧,你去通知副队长、会计、贫农代表和妇女代表,我们商量一下。”
  不一会儿,队委会的成员都先后来到了队长家里。大家都惊奇、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也赶紧迎上去和他们一一握手问好。队长说明事由后没再说话,他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大家。一位年纪稍大点的贫农代表双手握着烟卷,一边慢慢地抽一边稳稳地说:“他是解放军,种子也有富余,卖给他几斤吧。”
  年轻一点的妇女代表快人快语地说:“社员们卖的都是三毛钱一斤,他是解放军,就两毛八吧。”
  他俩这么一说,其他几个人都随声附和:“同意,同意。”
  见大家都表了态,队长对会计和妇女代表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你俩就领这位同志去仓库称花生吧。”
  来到仓库,我拿出随身带的尼龙化肥袋子递给了妇女代表。会计搬来凳子,上到席囤上扒开草木灰,往袋子里装了大半袋。
  近40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当时称的是16.5斤,又是妇女代表说:“就按16斤吧。”
  我付过钱,道过谢,背着花生就离开了村子。刚出村没有多远,一个小我两三岁的小伙子跑了过来。他站到我面前满脸羡慕和羞涩地说:“解放军叔叔,队长说你们住的村子离这儿远,叫我送送你。”
他不由分说抢过我肩上的袋子,大步地向前走去。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备案序号:豫ICP备1020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主办: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花园路144号 邮编:450008
欢迎第 位来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