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南省煤炭系统老艺术工作者协会>>创作表演
梦回故乡过大年
【发布时间:2013-3-29】 【信息来源:河南煤业化工报】 【字体: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吕秀芳(焦煤公司
  春节越来越近,年味越来越浓。过年,对于在外漂泊的人而言,它不过是一张网的纲绳,纲举目张,它轻轻一拽,一张巨大的亲情之网立即浮出水面。这张网一直潜在日子的深处,藏在人们神经最敏感的区域。进了腊月,这张网就像网进了大鱼似的,立即活跃起来鼓胀起来,于是,倦鸟思归,漂泊在外的游子纷纷背起行囊,归心似箭地奔向家乡,为的是饮下那杯团圆酒,吃上那顿年夜饭。记得曾读过这样一篇短文。问:“出门这么久了,你头上仍戴着谁的帽子?”答曰:“故乡的屋顶。”
  这篇不足30个字的短文在我的心中掀起了思乡的海啸。是啊,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在每个游子的心里,故乡是他永远信仰的宗教。故乡的大海、故乡的沙滩、故乡的小路、故乡的炊烟,就连故乡那低矮的茅屋都是可以入诗入画的。记得余秋雨先生说过:“只有远行者才有深刻意义的家。”从上大学的那天起,我就离开了故乡,离开了父母,离开了亲人。每年一次的春节探亲假不仅没有梳理掉我疯长的思乡念头,反而加剧了离别的酸楚。屈指一算,离开故乡已经28个年头了,28年来的相聚离别让我不胜焦渴的心中镌刻了这样一组镜头:离家时父母还是一头的青丝,回家时二老已是满头银发。离家时父母牵手相送,站成了路边的一尊雕像;回家时,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父母在里头。
  父母在世时,每年春节回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端一盆热水让父母泡脚,然后小心翼翼地为父母修剪趾甲。我把离家后对父母对亲人的思念全都倾注在手中这把小小的剪刀上,父母亦在这一刀一剪中梳理着自己思儿的心绪。返程前的头一天晚上,我依然为父母端一盆热热的洗脚水,把离家前对父母的依恋和难舍的深情都倾注在这盆热热的洗脚水中,父母亦把对我的叮嘱溶化在这水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春节回家给父母剪趾甲已成为我化解思乡情结的一种方式。
  如今父母走了,永远地走了。今生今世,我再也无缘给父母剪趾甲了,但我们的父(母)女情缘永世不变。浓浓的亲情、相同的血脉,父母是我永远的精神支柱。虽然相隔天上人间,但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彼此的冷热,能知晓着对方的心思,能准确地感知到对方的心跳。我依然为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而努力地工作,顽强地拼搏,快乐地生活。
  儿行千里母担忧,儿行千里望断肠。再漫长的旅途,再曲折的道路,再漆黑的深夜,再肆虐的风雪,再疲惫的身心,都挡不住游子回家的步伐。正像余光中先生所言:“再长的旅途也会把人带回家来,靴底沾着远方的尘土。世界上一切桥,一切路,无论多少左转右弯,最后总是回到自己的门口。”
  对远方的游子来说,家就是彼岸,此岸与彼岸的呼应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是有声的也是无声的,而最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出这种感情的就是与亲人的团聚。“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不管身在何处,心中有家,便有年味。
  窗外不知是谁家的玩童已急不可待地燃放起爆竹了,新的一年很快就要开始了,为了来年风调雨顺,远在异乡工作中的我,斟上一杯醇香的美酒,向着遥远的故乡,举起杯来……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备案序号:豫ICP备10201803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主办: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花园路144号 邮编:450008
欢迎第 位来宾